农民基本养老金应该再高一些
2019-04-30 17:24 作者:林双林 来源:香港白小姐报

我国从2009年开始给农村老人发放养老金,的确是件大好事。有研究表明,发放的养老金,对农村老人生活状况的改善发挥了作用。然而,目前农村老人养老金发放仍然有限,政府现在强调精准扶贫,因此应该增加农民养老金发放,让这一代农民体面地度过晚年。

一、农村老人养老金水平仍低

2009年国家规定,60岁及以上的农民,每人每月最低发放基础养老金55元。这些年来,基本养老金在上升,2018年达到88元。各省市自治区可自行增加。其中,一些省市发放的高于这个标准。例如,北京市达到710元,上海市930元,天津295元,广东148元,浙江省155元,江苏135元,西藏150元,青海175元,宁夏143元,内蒙古128元,福建、山东118元;然而也有一些省市自治区发放的金额与标准相差不大,例如,山西、云南发放88元,四川93元,吉林103元。

目前的农村养老金发放仍然有限。根据《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》的2016年抽样调查数据,在抽取的全国193,337位60岁以上老人中,农村有94,575人,占全国这个年龄段人口的48.9%;另外,农村60岁以上的老人占农村总人口的19.2%,老龄化相当严重。根据财政部社会保障司《关于2017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》,2017年财政对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补助为2,319.19亿元。

据官方统计,2017年我国城市人年均平均生活费用为24,445元(2,037元/月),农村平均生活费用为10,955元(913元/月)。每月100多元的养老金,并无太大作用。

二、过度依赖家庭的养老体系越来越难以维系

家庭养老体系正在弱化。依赖家庭养老是世界上最早的养老体系。中国自古强调,“养儿防老”“多子多福”等等。父母养育儿女,积累财富给子女(主要是儿子);子女孝敬赡养父母。这种养老体系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和中国文化,有道是,“百善孝为先”“父母在不远游”等等。

目前,依靠子女养老的体系已经不可持续。几十年来,农村发生了很大变化。首先,农村老人基本上没有财产。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,老人死后土地会重新划分给别人。其次,子女没有能力赡养老人。一是子女少了,赡养父母负担沉重。二是子女外出打工,无法与父母在一起照顾父母,提供服务。三是子女收入少花费大。下一代要在城里买房结婚,供孩子上学,自己往往都顾不了自己。可见,单纯依靠子女养老的体系正在失去作用,社会养老势在必行。

西方国家,如德国,100多年前就开始实行社会保障制度。在西方社会?,如美国,法律上只有父母养育子女的责任,没有子女赡养父母的义务。当然,文化不同,经济发展阶段也不同,部分地由子女赡养父母的体系在我国将延续相当长的时间。我国城市养老社会化进展很大,目前政府提供的养老金已经能满足基本生活需要,有些人还有节余;子女一般为父母提供一些服务。农村养老社会化也应该逐步推进,政府应该为农民提供更多的养老金。

三、提高农民养老金,缩小城乡养老金差别

城乡老人退休金差别很大。城市职工养老金大大高于农村老人。2016年,城市职工平均养老金约为2,805元,农村老人平均每月100多元,差别悬殊。城里退休老人有退休金,有值钱的房产,可以享受各种娱乐活动,可以到国内外旅游,而农村老人仍旧终日辛劳。

近年来,我国对城市职工养老保障极为重视,去年国务院公布了《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》,规定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、金融机构划转10%的企业国有股权,股权分红及运作收益专项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。最近,又将社会保障费变为社会保障税,增大征管力度,并且提出平衡社会统筹账户收支的设想。这些都是很好的举措。然而,属于全民所有的国有资产也有农民一份,也应该部分地用来补充农民养老金。

增加农村基本养老金,财政能负担得起吗?上面已经提到,2017年财政对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补助为2,319.19亿元。据财政部预算司的《2017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决算表》,2017年的财政总支出为168,630亿元。如果把农民养老金提高一倍,财政对城乡居民养老的补助就会增加到4,638.38亿元,这意味着财政支出需要增加2,319.19亿元,占当年财政收入的1.38%。财政部社会保障司的资料还显示,2017年财政对职工基本养老的补贴为4,955.13亿元,占总财政收入的2.9%。可见,增加农村养老补助的这笔支出,国家财政是拿得出来的。

给农村老人增加养老金,应该根据不同年龄设定不同标准。岁数越大,在计划经济下工作的时间越久,对国家的贡献越大,养老金增加也应该越多。

这几年,政府反复强调扶贫,也取得很大成就。老年农民应该是很精准的扶贫的对象,给他们增加养老金,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。增加农民的养老金,解决农村老人生活困难问题,整个社会福利水平就会提高,因赡养老人引起的矛盾就会减少,我国贫富差别就会减小,社会就会更加和谐,社会文明程度就会进一步提高。

作者林双林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、北京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中心主任


*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香港白小姐报立场。

中国经营报

经营成就价值

订 阅
最新文章
热文排行